弗赖堡主帅施特赖希
文章內容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首頁板塊 >> 校史鉤沉
蚌埠二中(原江淮中學)校稱變遷 及歷任領導任職年限考

一、蚌埠二中校稱變遷考

江淮中學的稱謂從1938年建校啟動之時開始啟用。蚌埠市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19836月編輯的《蚌埠市志資料·蚌埠教育大事記(1911—1959年)》(以下簡稱為《大事記》)載,“1928年蚌埠轉運公會籌款興建私立江淮中學。”又,蚌埠市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19836月編輯《蚌埠市志資料·建國前的蚌埠教育》(以下簡作《蚌埠教育》)載“1928年秋,蚌埠商會決定購地70畝,創辦私立江淮中學,附設小學。”這兩份資料都明確地說明“蚌埠私立江淮中學”的校稱始于“1928年秋季”。

但江淮中學的稱謂是否以1949元月15日蚌埠解放改稱蚌埠二中的?

文前所附兩份資料,僅于第二份資料在“19511952年:校長:李植平(首位黨員校長)”后注為“以上為江淮中學”。其實,依據蚌埠市地方志、蚌埠教育志即可知道,問題并非如此簡單。

蚌埠市教育志資料編纂委員會編輯《教育志資料》(第三輯)《蚌埠第二中學》(以下簡稱為《二中簡介》)載:“1949120,蚌埠解放。市軍管會文教部派員到私立江淮中學,動員學校教職工“維持現狀,立即開學”并民主選舉了李松年、杜仲和為正、副校長。”另外,據《大事記》載,“19492月,(蚌埠市政府)核定私立江淮、崇正、華大、清真四個中學準予備案、開學。江淮中學校長李松年,副校長杜仲和”。說明19492月“江淮中學“仍舊維持原名,而且還是屬于私立性質。時隔一年,“19502月,(蚌埠市人民政府教育局)接辦私立江淮中學,改為公立。”(《大事記》)。“19502月市人民政府接管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改為蚌埠市立江淮中學,市教育局局長居薈明兼任校長,李松年任副校長。”(自《二中簡介》),則說明了19502月江淮中學改為公立,校稱應為“蚌埠市立江淮中學”。直到“ 1951119市政府教育局改為文教局,局長居薈明,副局長孟子厚。”(《大事記》)19512月蚌埠歸屬皖北專屬,“19512月,蚌埠市立中學改為皖北區蚌埠第一中學,蚌埠市江淮中學改為皖北區蚌埠第二中學,蚌埠師范改為皖北區蚌埠師范。”(同上)。即說明自19512月起(應該就是1951年的春季開學時),學校名稱又開始使用“皖北區蚌埠第二中學”了。但這個校稱使用的并不長久,不久,皖北區撤銷,1951年的“10,本市一、二、三中及蚌師奉命更名為安徽省蚌埠第一、二、三中及師范學校,一中校長杜仲和,二中校長李松年,三中校長馬建華,師范校長朱皓。”(同上)學校名稱就開始更名為“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并沿用至今了

依據以上資料,學校原有的第二份資料所注1952年“以上為江淮中學”的說法是不準確的,蚌埠二中校稱變遷應該是:

1928年秋  19501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私立性質)

19502月—19511      蚌埠市立江淮中學(改為公辦)

19512月—19519      安徽省皖北區蚌埠第二中學

195110月—現在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

1950年江淮中學改為公立,還可以現已收集到的幾份實物資料作為旁證:

1950屆高中畢業校友張世良、戴有恒、齊仁杰提供的五份19507月頒發的初高中畢業證上所署即為“蚌埠市立江淮中學”(校長居薈明、副校長李松年蓋印)。

20091212,老校友倪宏棣自京發來的老照片“市立江淮中學高二歡送參加軍事干部學校同學全體師生攝影留念”(1951.1.12.)也明白無誤地說明了,直到19511月中旬,學校校稱仍為“蚌埠市立江淮中學”。

至于1956屆校友陳錫瑤提供的1952年7月5日(初二第二學期)成績單上抬頭為“皖北區蚌埠市第二中學”,估計當時“蚌埠第二中學”新的成績通知單一時還未印制,故用舊的,因為1951年10月校稱已改為”蚌埠第二中學” 是不爭的事實。

二、蚌埠二中歷任校長任職年限考

江淮中學的首任校長,許多材料都指向萬子青。例如:

江淮中學校長,自建校到19491月,計有四任,先后分別為:萬子青、馬仰伯、吳績成、王子宜。(引自:邊紀《江淮紀事》)

1928年秋,蚌埠商會決定購地70畝,創辦私立江淮中學,附設小學。商會推出十多人擔任校董,成立了董事會。第一任董事長為高蔚軒,聘請清末秀才萬子青為第一任校長。萬子青,懷遠福音堂長老,清末秀才。曾在南京金陵大學神學院學習。(引自:《蚌埠教育》)

91,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正式開學。校董事長李振宸,校長萬子青。(引自:《大事記》)

  以上均能說明二中原有的第二份材料是確鑿無疑的,只是姓名有一字之差“萬梓青”且加注又名為“萬國同”。

之于萬子青何時卸職,原有資料為“1932年”。是否準確,下面資料可為辨疑指正:

《大事記》載:“1930年江淮中學學生第一次罷課,校內張貼了一些驅逐校長萬子青的標語,形成第一次學潮,結果開除了兩名學生。”資料并沒說明萬子青是否離職或免職。但《中區文史資料·第二輯·熱血壯歌》一文載江淮中學援黑隊事跡中有:“19311125學校歷史教員王子宜先生攜帶校長馬仰伯親筆信趕來北平敦勸全體學生回校讀書,但見隊員們決心已定,也不好再說什么。”

又據懷遠縣志記載江淮中學第一屆畢業生、抗戰時期的文藝戰士程南秋事跡云:程南秋,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程良之后裔。1929年秋考入蚌埠江淮中學,其品學兼優、熱愛勞動,常得當時校長馬仰伯先生夸獎。從中亦可見萬子青任江淮中學校長時間較短,程南秋在江淮中學上學的時間是1929年秋至1932年夏,其“品學兼優”理應是一貫的。那么“常得當時校長馬仰伯先生夸獎”最遲應不超過初二時,即1931年。

從以上資料中我們至少可以斷定:萬子青的離職時間應該在1930年至193111月之間,而不是1932年。如果考慮到以學期為限,萬梓青則可能于19317月學年結束時辭職(或被解職),而19319月新學期開學,這也是江淮中學第二任校長馬仰伯(此前在懷遠縣立初中任教)接任的時間。進一步推證,“1929年江淮中學的學生中間就有了中共地下黨的活動。中共長淮特委共青團書記陳雨田同志,不斷到進步學生中間,進行革命宣傳。中共長淮特委的機關報《紅旗報》經常在同學中傳閱。經常與陳雨田同志接觸的進步學生有苗秀實等人。”(引自:邊紀《江淮紀事》)“學校開辦時期,師資較強,注意學生素質教育,積極開展文體活動。學校圖書館購置不少進步書刊,鼓勵學生接受新文化熏陶。每學期都排演一些話劇,如《自由神》、《大地回春》等等。還組織歌詠隊,教唱一些國內外著名歌曲,如《伏爾加船夫曲》,對學生思想有著明顯的啟示作用。為了增強學生的國防意識,還開設了軍訓課。學校勉勵學生應邀到社會上演出話劇、歌舞,增加與社會接觸,提高分辨真善美和假丑惡的能力,同時也擴大了學校的影響,使這所學校成為當時皖北地區頗有影響的學校。”(引自《中區文史資料·第二輯·熱血壯歌》)這樣的學校,其民主、進步之校風肯定與萬子青這樣抱殘守缺的晚清遺老格格不入,況且萬子青經此(驅萬行動)一辱,即使校董事會沒有免去他的校長職務,萬子青自己又如何還能在江淮立身?我以為,萬子青理應在1931年夏學期結束后即不再擔任江淮中學校長一職。也即是說,馬仰伯應是19319月就任第二任江淮中學校長的

二中原有資料《蚌埠二中組織沿革》對馬仰伯的任期斷為“1933年至1934年”,接著是吳績成接任。“1933年”顯然有誤,應為“1931年9月”,理由如上文所述。2009121,江淮中學1936屆老校友范子昌先生(北京市九三學社副秘書長)發來的郵件中回憶道:“我在母校讀書時(19311936年)歷任校長是馬仰伯、吳績成和王子宜,他們的任職時間記得馬是在1933年以前,吳在19331934年間,王在19341936年間(順序對,但具體時間不一定準確)。”也可以作為參考。據此推理,馬仰伯在任的時間應為19319月至1933年。吳績成則是在1933年接任的。其實這個定論也與事實大相徑庭,下文自有交代。

吳績成與王子宜校長的接任期二中原有資料《蚌埠二中組織沿革》斷為1936年。2009年4月7日下午,我拜訪了1950年夏到蚌埠二中任教的老教師陳禮端,方知其夫人金楨老人就是1937年春天到江淮中學讀初二的老校友。1938年抗日戰爭爆發,還在讀初三的金楨便被迫暫時終止了學業。她親口說,1937年春她入校時,江淮中學校長是王子宜,而之前是吳績成。但“之前”是什么時候,說不準。江淮中學老校友范子昌先生是1936年畢業的,依范老回憶,王子宜1934年就已任江淮中學校長職務了。后面的事情當然也就不知道了,他只能說是“王在19341936年間”。

對于王子宜先生第一次任江淮中學校長的時間段,二中原有資料《蚌埠二中組織沿革》之說為“19361937年”,吳、王二人交接校長職務的時間上文已有所述,可能是1934年。王子宜先生去職時間二中原有資料《蚌埠二中組織沿革》斷為1937年,應該是顯而易見的。王子宜先生第一次任江淮中學校長之所以去職是因為抗日戰爭爆發,江淮中學被迫停辦。《蚌埠大事記》記載,“(1937年)‘七·七’事變后,”七月,許多工廠、商店遷逃外地或停業,大批工人店員失業,生活陷于困境”,緊接著816,“日軍飛機數十架轟炸國民黨50軍駐蚌軍部和飛機庫。蚌埠街市亦被轟炸,毀壞嚴重,居民傷亡400余人”。這樣的狂轟濫炸一直延續到“193822,日軍山田、山村兩個旅團從臨淮方向入侵,蚌埠淪陷”。由此推斷,江淮中學當時的領導不會在大批市民逃亡的19377月里還讓千余名學生安坐于課堂,也就是說,江淮中學應該也是在此時停課、學校停辦的。這還可從學校收集到的一張老照片進行佐證。這張照片是四十三位學生的在校園里的集體照,上面所注文字是“江淮中學一九三七級同學臨別紀念”。畢業年份為“屆”,入學年份為“級”。尚未畢業卻言“臨別”,所指無非就是因局勢險惡不得不分別。而且照片中的學生們穿著的一律是江淮中學夏季短袖校服。之于王子宜先生的兒子王肖宜200410月所寫的《王子宜生平拾遺》(未發表)中說的“1938年抗日戰爭爆發,江淮中學停辦,在千百萬逃難的人流中,父親帶我們全家由蚌埠輾轉……”到達重慶,“1938年抗日戰爭爆發”顯然是筆誤了,其實是指蚌埠淪陷之期。這段歷史的原貌,2009年我在北京拜訪了1937屆江淮中學的老校友王兆麒先生,方才得以明確:1937年‘七·七’事變后,由于日寇飛機頻繁轟炸,蚌埠市人心惶惶,部分江淮中學的學生欲與家長南逃,故學校將此部分中的初三畢業生提前辦理了畢業手續;余下的初三畢業生是在1938年之初蚌埠淪陷前夕學校部分師生撤離至壽縣畢業的(王兆麒先生就是在壽縣畢業的)。這段歷史,后來又有原國家冶金部副部長、老校友周傳典先生給母校寄來的自傳可證。之于江淮中學部分師生撤至壽縣后的臨時負責人是誰,暫時不得而知。

所幸的是,20126月,接到現居上海市的吳績成老校長的女兒寄來的信函,其中有《吳績成老校長簡歷》,上面說到:“北伐戰爭爆發后,吳績成回到家鄉安徽蚌埠市,先后任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教員、訓導主任,1935年至1936年任江淮中學校長。”這份資料當為吳績成先生生前遺留,彌足珍貴。一方面糾正了我上述有關其從馬仰伯先生手中接任江淮中學校長的時間實為1935年;一方面

又證明了王子宜先生接任吳績成先生的具體時間為1936年。

綜上所述,抗戰前江淮中學歷任校長的任期應為:

1929年—1931年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萬子青(萬國同)

    1931年—1936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馬仰伯

    1935年—1936年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吳績成

    1934年—1937年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王子宜

二中原有資料《蚌埠二中組織沿革》對抗日戰爭勝利后江淮中學復校前兩任校長及任期是:

19451946年:江淮中學復校。校長  吳績成

19471948年:校長  王子宜

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抗日戰爭取得勝利是在1945年8月,緊接著國民黨政府就接收了蚌埠。一直流亡在外的蚌埠市民紛紛返回故鄉,而那些一直留在蚌埠的學生所寄讀的學校因屬汪偽性質也不能不停辦。此時,蚌埠蔚成中學就屬停辦的。蔚成中學,系偽蚌埠商會、維持會所辦,校址先在和平里小學處,后遷至大馬路工商聯后樓。校長是李長芬(李馨南,抗戰后在江淮任教)校董是維持會和商會會長高蔚軒。“蔚成”即“高蔚軒辦成”之意。(引自:《建國前的蚌埠教育》)蚌埠商會想了一個辦法,將“蔚成中學”并入江淮中學,剛剛招生的學生仍在原校址天錫里上課,校門前掛的是“江淮中學”的校牌。(張世良、戴有恒、嚴文華等許多當時由蔚成中學轉入江淮中學的校友口述)。根據王子宜先生的兒子王肖宜200410月所寫的《王子宜生平拾遺》(未發表)中說的,“1945年冬,父親一面聯系在渝老鄉,商議結伴同行(返鄉),一面多次到聯合國善后救濟總署駐重慶辦事機構洽談申辦重建江淮中學救濟資金事宜,”直到“1946年春(12月)”才踏上返蚌的路途,先是“包乘一輛舊客車,從重慶出發,經綿陽、廣元、劍閣等地到寶雞,然后乘火車至洛陽、潼關、徐州,回到蚌埠,途中歷經大半個月”(《王子宜生平拾遺》)。從19459月至19463月這個時段里,恰恰是一個學期的時間,王子宜尚未返蚌,江淮中學的校長不可能無人。從許多老校友的口中都證實這段時間里江淮中學校長是吳績成。直到王子宜回到蚌埠后就接手重新擔任校長(據說還有次引發了王子宜與吳績成之間的矛盾)。因而,19459月至19463月,恰好一學期時間里,蚌埠江淮中學的校長應為吳績成。而王子宜先生則是19463月返蚌后接任的。

近日又見到蚌埠二中一份舊有材料的復印件《三青團江淮中學區隊情況》第29頁,盡管只是一頁,但提供了當時較為確鑿的信息。摘錄如下:

“江淮中學是在19459月建校(應為“復校”)的,當時學校負責人是吳績成(即校長),教員有九人,計有:教導主任張彭庚、訓育主任劉××、三年級級主任侯少白,二年級級主任劉×、一年級級主任潘華訓,還有孫芳云(女)、沈××(女)、高××(男)、鄭××(女)。班次僅有四(個)班,三年級一個班,二年級兩個班(甲、乙),一年級一個班。在1946年春季遷到過去的老江淮中學舊址,此時王子宜從重慶回來,到江淮中學任教導主任。學校里面又增加了班次,教員也增多了,如:錢夢超、高玉銘、王××(女)、,到1946年暑期后,學校又再一次增加了班次,校長已是王子宜,教員也增加了:孫××(是聾子)、黃××、利××(代二年級英文的)、袁××(是胖子,代一年級課)、袁××(是瘦子)、宣××(是大胖子,桐城人,代二年級歷史)、劉裕如(現仍在二中教書,代全校音樂)、教導主任也更換了,為高玉銘(東北人,系基督徒牧師)。”

這份文件告訴我們這樣幾點信息:1945915抗戰勝利后江淮中學即復校。文中開始所言“江淮中學是在19459月建校的”,“建校”應指“復校”。當時王子宜先生尚未從四川回到蚌埠,校長是吳績成先生。1946年春,王子宜自四川返蚌,江淮中學(前汪偽時期蔚成中學于抗戰勝利后掛起了“江淮中學”的牌子)回到原江淮中學舊址。王子宜自四川返蚌,擔任學校教務主任。1946年暑期后,王子宜先生任江淮中學校長。

   王子宜先生何時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離任的呢?

王肖宜在《王子宜生平拾遺》中是這樣闡述的:“到1949年秋,蚌埠已能聽到淮海戰役的隆隆炮聲。早出晚歸的P51和黑寡婦戰機機聲震天。一些老師開始南遷,或離校去了臺灣”,“至當年10月,江淮中學迫于動蕩不安的形勢而停課”,“不久,父親攜全家”到南京。首先,“1949年秋”肯定是筆誤。淮海戰役發生在19481161949110結束,歷時65天,“1949年秋”應作“1948年秋”。其次,這也印證了王子宜先生應該是在“當年10月,江淮中學迫于動蕩不安的形勢而停課”之后結束了他的江淮中學校長的職務。當然也不會更早,校友岳宗華提供的1948年入學時所發的江淮中學學生證,以及校友夏云泰提供的1948年江淮中學初中畢業證上,蓋的校長印鑒都是“王子宜”。

這里就不得不印證《吳績成先生簡歷》作為權威資料了:

“抗戰勝利后(19459月),吳績成負責江淮中學的復校工作。當時的江淮中學已遭日寇飛機轟炸夷為平地,并作為日軍的一座兵營。吳績成帶領其他教師在此基礎上,克服種種困難重修校舍。然后召集部分原江淮中學的教職員工,聘請新的教員,于1949年底江淮中學正式復課。期間,吳績成先生一直代理校長之職,直到1946年夏王子宜從四川回蚌始卸職。此后幾年,吳績成仍在江淮中學任教,直至1948年底。”

因而對抗日戰爭勝利后江淮中學復校后的前兩任校長及任期準確的表述應該是:

19459月—19466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復校。校長  吳績成

19469月—194810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      校長  王子宜

1949120,蚌埠解放。市軍管會文教部派員到私立江淮中學,動員學校教職工‘維持現狀,立即開學’并民主選舉了李松年、杜仲和為正、副校長。”引自《蚌埠第二中學》)

19492月,成立蚌埠市立中學,校長居薈明(兼),副校長劉華光。核定私立江淮、崇正、華大、清真四個中學準予備案、開學。江淮中學校長李松年,副校長杜仲和。”(《引自《教育大事記》》

以上兩段引文確鑿地說明了自19492月起,江淮中學的校長是李松年(副校長是杜仲和,19502月調任蚌埠一中校長。)。

19502月市人民政府接管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改為蚌埠市立江淮中學(公立),市教育局局長居薈明兼任校長,李松年任副校長。(引自《蚌埠第二中學》)。

二中原有資料《蚌埠二中組織沿革》說李松年任江淮中學校長時間為“19481951年”,有些不確。從以上資料看,應為從19491月下旬開始被民主選舉為江淮中學校長的。時隔一年,19502月市人民政府接管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改為蚌埠市立江淮中學后,居薈明(時任市教育局局長)兼任兼任江淮中學校長,李松年任副校長。1950屆高中校友張世良、戴有恒及初中校友齊仁杰提供的那五份簽期為“19507月”的畢業證上所蓋校名就是“蚌埠市立江淮中學”,而所蓋校長印鑒即為“校長居薈明”、“副校長李松年”。不久,皖北區撤銷,1951年的“10月,本市一、二、三中及蚌師奉令更名為安徽省蚌埠第一、二、三中及師范學校,一中校長杜仲和,二中校長李松年,三中校長馬建華,師范校長朱皓。”直到195210月,“本市一、二、三中及蚌師奉令更名為安徽省蚌埠第一、二、三中及師范學校,一中校長杜仲和,二中校長李松年,三中校長馬建華,師范校長朱皓。”(《蚌埠教育大事記》)李松年此時再次擔任了蚌埠二中校長之職。

在這個時間里李松年擔任校長之職有據可查:老校友陳錫瑤提供的1952年7月5日(初二第二學期)的成績報告單上蓋的校長印就是李松年(教導主任印:楊素冰;班主任印:丁淼)。

之于李植平何時擔任蚌埠二中校長的,20094月我曾經為此拜訪了分別于19501951年到二中任教的老教師陳禮端、江天富、任仲遠、康云峰和職承孝等老師,他們幾乎十分一致地回憶了那段往事。1952年暑假,開展思想改造運動,蚌埠二中的一些老師和部分學生也到蕪湖去參加學習。當時二中沒有黨員,同組的蚌埠一中等學校也沒有黨員,所以分組時,上級從鳳陽縣宣傳部門的干部中調來黨員李植平(解放戰爭時期參加革命,打過游擊,解放后任鳳陽縣宣傳部長)來當組長。學習結束后,李植平便被任命為蚌埠二中副校長。之所以說是副校長,而不是有些人所說的是校長,有1953年初中畢業的校友劉三民提供的畢業證為證。這張畢業證開具于19538月,下面蓋章處只有“副校長李植平”。校友陳錫瑤提供的1953年8月初中畢業證書上面蓋的也是副校長李植平印。之于李松年何時不擔任校長一職的,老校友戴有恒回憶說,在1953年初政府實行“專業技術歸隊”,李松年校長原來是學化工的,因而此時就被市里調到化工部門,不久又調到省里去了。這也可以證明,李松年在19538月之前就不再擔任二中校長一職了。而這一階段,二中沒有正校長,所以學生的畢業證上只有副校長李植平的蓋章了。一直到孟鐸校長19539月到任。另外,個別老教師還提及,李植平大約是1954年初被上級調離二中的。于此我曾經上網查閱,并從康云峰老師處了解到:李植平于1953年底因患肝癌住院,后因病情嚴重,回到家鄉,195410月病逝于鳳陽曹店。這一情況最后得到其子曹幼平(李植平是參加革命后改的名字,原姓曹)的確證。由此看來,李植平在住院治病階段應該依然是蚌埠二中副校長,直至去世。

綜上所述,這段時間里二中校長的變遷應該為:

19491月—19501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    長:李松年

                                            副校長:杜仲和

              19502月杜仲和調任蚌埠一中校長

19502月—19511  蚌埠市立江淮中學    長:居薈明(兼)

                                           副校長:李松年

19512月—19519  安徽省皖北區蚌埠第二中學

                                             長:居薈明(兼)

                                           副校長:李松年

195110月—1953年初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  長:李松年

19529月—195410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副校長:李植平

(主持學校工作)

李松年之后的二中校長是孟鐸。孟老自陳是1953年初到二中任校長,1956年夏離任的。二中原有資料《蚌埠二中組織沿革》注為“1953—1955”。老校友劉三民提供的1953年8月5日簽發的初中畢業證書上校長蓋章是“副校長李植平”,可見此時二中沒有正校長,也就是說孟鐸尚未到任,最早也應該是是年9月新學期開始時到的任。而孟鐸離任的時間有兩個線索:一是孟鐸與李長勝老師以及許多老教師一致地陳述,孟鐸是參加當年的在省里舉辦的學習班,學習結束以后被省里留下安排創建安徽省藝術學校而歷任蚌埠二中校長之職的。如果參加的是肅反學習班,就應該是1955年7月(《蚌埠教育大事記》有載)。但學習結束前,他還是二中校長;即使省里已決定讓他留省任職,蚌埠市教育局研究二中校長新人選也需要時間。所以這段時間里孟鐸還是名義上的二中校長,后任者估計應在1956年初。二是“1955年2月15日,市人民政府任命張梓民為蚌埠二中副校長”(《蚌埠市教育大事記》)。

孟鐸擔任二中校長的時間應為195385以后至1955年底;1955215開始張梓民擔任蚌埠二中副校長,并主持學校工作。

另外,在學校的舊檔中有一份1955215安徽省委組織部批發并不是委組織部的文件影印件,內容為:同意張梓民擔任蚌埠二中副校長,免去蚌埠一中副校長;同意吳華同志擔任蚌埠三中副校長,免去蚌埠二中副校長。更加明確了張梓民到二中擔任副校長的具體時間;同時也明示了之前吳華同志曾任蚌埠二中副校長一職。至于之何時到蚌埠二中擔任副校長的,只能估計為與孟鐸同志同時。

   校友邵建升提供的195571初三戊班畢業合影上有孟鐸校長、和張梓民副校長。可能就在參加過這次合影后不久,孟鐸就赴省學習了。

再往后就是張梓民擔任蚌埠二中校長一職了。

    二中原有資料《蚌埠江淮中學、蚌埠二中歷任干部一覽表》說明是1955年張梓民擔任校長,《蚌埠二中組織沿革》注為19551957年張梓民擔任校長。二者的一致性似乎也指明了孟鐸是在1955年秋不再擔任二中校長而由張梓民替代了。

但是這個結論仍有疑點:校友陳錫瑤提供的1956年2月6日成績單(應為高三第一學期)上面的校長印:缺,蓋的是校章,正說明孟鐸于1955年暑假開始赴省學習,但名義上還是二中校長,學習結束后留省工作,教育局當時應該還沒有安排好二中校長人選,二中有一段時間沒有校長,只有于1955年2月15日任命的副校長張梓民。成績單的“正副校長”欄下面只有一個空處,張不便蓋印,便只蓋了校章。(教導主任印:姜學、史為棟;班主任印:丁淼)。張梓民正式被任命為二中校長至少在1956年2月以后。但學校的這一時期的工作實際上是張梓民副校長在抓。

《教育志資料》(第三輯)《蚌埠第二中學》文載:“19564月,省教育廳召開中等學校先進工作者會議,校長張梓民獲一等獎,教師李松年獲二等獎。也可以佐證,19562月張梓民擔任蚌埠二中校長無誤。  

《蚌埠二中組織沿革》指出,張梓民是1957年不再擔任二中校長一職的。事實怎樣呢?

蚌埠二中成立80周年校慶籌備階段,1959屆校友杜云漢提供了五張成績單原件,現將原件簽發的時間以及上面領導、教師的蓋章全錄于下:

1957.1.24. 校長:張梓民;教導主任:姜  學、史為棟;班主任:江天富

1957.7.7. 校長:張梓民;教導主任:姜  學、史為棟;班主任:江天富

1958.2.11. 校長:張梓民;教導主任:史為棟;        班主任:戴瑞堂

1958.7.  校長:張梓民;教導主任:王陽春、史為棟;班主任:(看不清)

1959.2.  校長:張  炯、王陽春     教導主任:王陽春(兼)

班主任:張樹美

又據張炯本人回憶,他是在1958年夏張梓民被錯誤地打成“右派”后被調到蚌埠二中當校長兼黨支部書記的;1961年年初調離二中,由王陽春任校長,副校長是牛求增和楊乃策。

事實應該非常清楚:張梓民擔任二中校長的時間段應為1955年底至195878月份。

二中原有的兩份資料在張炯校長離任的時間上,一個表述為“1959年”一個表述為“1960年”,都不符合事實。一方面張炯本人口述是“1961年年初”,另一方面,這可以由張炯本人提供的兩張老照片證實:其中一張是上級調令下達后,,學校的九名黨員的合影,上述文字是“中共蚌埠二中支部歡送張支書留影紀念——61.元月3日”;一份是當時的二中教師席玉環在知道張炯即將離開二中時,手書一首詩與其共勉,并表達送別之意,左下角貼上了自己的照片,下書“席玉環贈于蚌二中——一九六一年一月七日”。由此可見,張炯校長是19611月份離開二中的。又查1999年市教委所編《蚌埠教育五十年》后附《蚌埠市教育行政機構沿革暨領導人更迭表》第64頁,張炯為19611月至6110月擔任市委文教黨委書記,這更證實了張炯離任時間是19611月。

這一段時期(1955年張梓民任校長后),蚌埠二中副校長牽涉到王陽春、牛球增、楊乃策等人,具體考證如下:

原有兩份資料中王陽春任蚌埠二中副校長分別為“19581965年”、“19591964年”。據20101012采訪其本人所言,為19589月擔任蚌埠二中副校長。我以為這是比較準確的。一來與張梓民校長被錯誤的定為右派的時間“1958年秋”銜接得上,二來與張炯校長到任的時間相吻合,他自己也肯定的說:“我19589月始任二中副校長,與張炯調到二中任校長是同一張任命。”他還回憶自己“1960年擔任蚌埠二中黨支部書記并仍兼任副校長(主持二中工作)。直到1965年調離二中,任蚌埠化工學校分析專業主任”。依據對張炯離任時間的考證,那么不應該是“1960年”,而應該是“19611月”王陽春開始擔任蚌埠二中黨支部書記并仍兼任副校長(主持二中工作)的。

牛秋增的職務是蚌埠二中副校長,原有兩份資料分別為“1960年—?年”、“19591964年”。

20101029,在牛秋增家中采訪其本人回憶如下:“本人在上學期間于1955年入黨,19567月至1963年在二中工作,后調至四中,其間19567月至19606月任數學教師,兼任團干、保衛工作(當時學校黨員很少)。……19597月參加全國群英會。參加全國群英會回來后不久被提拔為副校長(1960.6——1963.1)。”我認為其本人的回憶是清楚的,也就是說,可以肯定,牛秋增擔任蚌埠二中副校長的準確時間是19606月至19631月。

王陽春校長還回憶說,“張炯調離后,黨外人士楊乃策曾擔任副校長”。牛秋增校長也在回憶中說“張炯調走后,楊乃策調到二中擔任副校長(黨外人士)”。楊乃策女兒楊云華(蚌埠二中老校友,現在市職教中心任職)2010129提供的資料(楊乃策個人簡歷)如下:

楊乃策,男,生于19238月,早年參加革命。19388月在老家、山東革命根據地鹽山縣舊縣鎮擔任過八路軍地方部隊的班長、地方民主政府的征收員、會計。19442月被組織上派往渤海財金學校(后改為建國學校)進修學習。后隨部隊南下,調任安徽省巢縣地委辦公室秘書科科長;19529月任蕪湖三中副校長;19535月任蚌埠一中教導處主任;19549月就任蚌埠三中教導處主任;19553月至19612月任市直機關文化學校副校長;19622月至196912月調任蚌埠二中副校長。他在“反右時期遭受過不應有的遭遇,但為人一貫正直無私,擔任領導工作踏踏實實,在教師中享有很好的反應。文革期間又一次遭受沖擊,下放泗縣,直到落實政策后,被組織上分配到蚌埠一中。由于其本人要求,不久即調任蚌埠二技校擔任校長,直至1983?離休。2006年楊乃策先生因病去世。

以上資料顯示,楊乃策是19611月張炯離任后的第二年,即19622月調任蚌埠二中副校長的,直到196912月,1966年“文革”開始,6月中旬以后,各校領導基本上都“靠邊站”了,一部分教師也無法走上講臺,廣大學生由于“鬧革命”再也無心上課,學校里完全處于無政府狀態。但從組織上講,應該也沒有什么正式批文對學校領導進行任免。直到196881成立的蚌埠市革命委員會貫徹中央通知精神(指《關于派工人宣傳隊進駐學校的通知》),于8月底9月初選派工宣隊進駐全市所有的學校。工宣隊進駐學校后,穩定了形勢,推動了大聯合,學校成立了“三結合”(干部、工人、群眾代表)的革命委員會,下設政工、教育革命、后勤三組。一度靠邊站的二中書記兼校長周金龍同志被結合進校革委會任主任。按照當時蚌埠二中革命委員會的主人、副主任名單看,這是楊乃策不在其列,才應該算是結束了他副校長的職責吧。那么,楊乃策無論在文革中命運如何,其擔任蚌埠二中副校長的時間應該從19622月起,至19688月前后。

綜上所述,這段時間里二中校長的變遷應該為:

195391955年秋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    長:孟  

                                             副校長:吳  

1955215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  副校長:張梓民

19562月之后1958年秋                      長:張梓民

19589月—19611                        長:張  

19589月—1965                           副校長:王陽春

                          19601月以后主持蚌埠二中工作)

19606月—19631                       副校長:牛秋增

19622月—19688                       副校長:楊乃策                

                                             

(待續)                    

階段性小結:

一、校稱變革:

1928年秋  19501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私立性質)

19502月—19511      蚌埠市立江淮中學(改為公立)

19512月—19519      安徽省皖北區蚌埠第二中學

195110月——  現在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

二、校長及任期:

1929年—1931年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萬子青(萬國同)

1931年—1936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馬仰伯

1935年—1936年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吳績成

1934年—1937年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王子宜

1937年7月—1945年9月     (因抗戰爆發,江淮中學停辦 )

19459月—19466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吳績成

19469月—194810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   王子宜

19491月—19501      蚌埠私立江淮中學校長:李松年

                                           副校長:杜仲和

              19502月杜仲和調任蚌埠一中校長  

19502月—19511      蚌埠市立江淮中學校長:  居薈明

                                          副校長:李松年

19512月—19519      安徽省皖北區蚌埠第二中學

                                          校長:   居薈明

                                          副校長:李松年

195110月—1953年初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校長:李松年

19529月—195410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副校長:李植平

                                          (主持全校工作)

195391955年秋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校長:  

1955215              安徽省蚌埠第二中學副校長:張梓民

                                          (主持全校工作)

19562月之后1958年秋                  長:張梓民

1958年秋—19611                        長:張  


地址:安徽省蚌埠市虎山東路889號 郵編:233000 聯系電話:0552-2043733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30002000119 皖ICP備13002613號

Copyright?2000 www.ynq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師德師風投訴舉報信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2043733

蚌埠二中公眾號
弗赖堡主帅施特赖希 足球比分90vs足球 重庆时时彩2.1版本安卓 星空娱乐游戏 重庆时时生肖彩 快乐时时计划 快三包胆投注玩法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黑马计划下载 大赢家地即时比分 体彩彩票电子票号 北京pk赛车一分钟计划 pk10赛车9码计划倍投 77动漫和aa国际哪个好 pt电子刷流水 北京赛车不定位6码原理 mg4377官网